用户登录

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非徒楮墨旧 尤见薪火情 ——光明日报社藏线装古籍述览

来源:光明日报 | 殷燕召  2019年06月12日07:11

得之不易失之易,物无尽藏亦此理。但愿得者如我辈,即非我有益可喜。

——清人许益斋藏书印中语

《俟堂专文杂集》影印的鲁迅手迹

《志摩的诗》扉页上的作者手迹

光明日报社的图书资料室,有藏书约九万册,其中的线装古籍大约有一万册。这些线装古籍,其中大体固然是雕版刻印的传统意义上的古籍,但也有相当数量(约占总量30%)的书籍,为民国乃至新中国成立后,?#26377;?#33267;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旧版再印、影印或者新排铅印的线装书籍。不过以今天的眼光来看,这些书籍也应该算是古籍,因为“中国大陆50年代后期所建立的图书馆,收藏的古籍大多是影印、铅印、石印或清代同治、光绪?#38498;?#30340;刻?#23613;雹佟?#19987;业的图书馆收藏古籍尚且如此,可见古籍的定义及范围,也是因时代条件的变化而有所变化的。

据初步了解,在几家新闻单位中,人民日报社图书馆藏有6000多册线装古籍,其中清代刻本2000多册。新华社图书馆尚无具体的古籍目?#36857;?#20063;不具备收藏大量古籍的基础,但有少量民国时期线装古籍。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图书馆,则没有古籍收藏。以知识分子为主要读者对象的光明日报虽然整体规模?#23545;?#23567;于上述三家新闻单位,不过在古籍收藏这样一个侧面,则表现出与其特色相符的一定程度的优势。

光明日报社所藏古籍,并非是按某种体系统一搜求购置的,其主要来源为同?#26159;?#36744;捐赠,也有部分历史留存。如果按照传统的经、史、?#21360;?#38598;四部分类,这些古籍有一个明显特点:集部图书比较多;史部图书虽然单部体量较大,但种类较少;经部图书则只有零星的几部。这个特点,其实也是时代风气的见证。

清末著名藏书家叶德?#36828;杂?#22270;书的购置,认为应该“置书先经部,次史部,次丛书。经先《十三经》,史先《二十四史》,丛书先起种类多、校刻精者。初置书时岂能四部完备,于此入手,方不至误入歧?#23613;薄?#36825;种观点可以说是传统藏书观念的代表,但是到了民国初年,因为科举废除,经部图书不再为人所重,所谓的置书正途观念有了极大改变。“因民初学者,注重新书,厌见古籍,情愿以《皇清经解》②正续?#22870;啵?#25442;取《平民政治》上下二册也。”③再后来,因为白话文日渐?#21344;埃?#27714;获古籍以作研究者逐渐增多。此时,集部图书因为种类多而卷帙少,且易翻检,很受购书者欢迎。报社的同?#26159;?#36744;,因职业关系,所看重的首推文章辞藻,学术研究次之,购置图书也是依循这样的想法,所?#38498;?#26469;捐赠,自然集部图书较多。

兹将光明日报社所藏古籍,略举几种有特色者简述如下。

可称“善?#23613;?#30340;书

什么样的书算是善本书,历来并无一定、量化的标?#36857;?#21382;代藏书家也提出过不同的定义和概念,但总是从书籍文物性的方面来考量多些。随着年代的推移,古籍传世日稀,清代顺、康、雍、乾年间的刻印本,已可遇不可求。早在30年前,就有学者提出,应将善本书时代下限划定在清代乾隆末年(1795年以前)。时至今日,基于光明日报社的藏书规模,选定所谓善本书,标准比一般图书馆恐怕还应更宽泛一些。

《江左三大家诗钞》六册,清刻本,11行21字,小字双?#26657;?#30333;口,四周单边,单黑鱼尾。明末清初诗坛,成就最大的诗人当属钱谦益、吴伟业、龚鼎孳三人。因为三人籍贯在清初都属于江南省,江南历史上?#34218;?#24038;之称,故三家并称为江左三大家。康熙七年,顾有孝、赵澐选编三人诗作,辑成《江左三大家诗钞?#36144;?#25253;社所藏的这部书,并非初刻本,当是后来翻刻。此三人?#23478;螄仁?#26126;后降清,而被编入《贰?#21363;?#20057;编,其作品在乾隆中后期成为禁书。尤其是钱谦益,被乾隆评作“有才无形之人”,其作品禁毁最?#31232;?#22240;此,这部书的刊刻应在乾隆中期之前。

此书每册封面均?#24895;恰?#38451;湖杨守彝字佩瑗号则斋”朱文印,最末一册题字“同?#25105;页?#36141;得于绍兴郡城,价千钱?#34180;n愿恰?#33862;彝”白文印和“佩瑗”朱文印。可知此书在当时价格不菲。曾经的主人杨葆彝读书时?#21476;?#27880;过,比如吴伟业《海户曲》一诗下,有原注“南海子周环一百六十里,有海户千人?#34180;?#26472;氏又注“在永定门外二十里,亦名?#26174;贰薄?#30001;此可知,诗中吟咏之地,如今正是?#26412;?#22823;兴区的南海子?#23478;?#20844;园。

?#35835;?#26397;诗集小传》五册,旧抄?#23613;?#26126;末清初的文坛,名声最著、故事最多、争议最盛的人物,非钱谦益莫属。钱氏以文学冠东南,不仅为东林魁率,更有编纂明史的志愿。他迎娶柳如是为次妻后,筑绛云楼居住,楼中所藏古籍极多。可惜绛云楼后来失火,典籍史稿付之一炬。后来钱谦益撰?#35835;?#26397;诗集》,集中所选作家皆有小传,叙述人物生平兼评诗作,颇具卓见,也算偿还了著史的志愿。所以此书颇为人所重。如前所述,钱?#29616;?#20316;乾隆后遭到严禁,故多抄?#23613;?#27492;本字迹精美,触手如新,?#34218;?#39640;的艺术价值。

《韩昌黎先生全集》两函二十四册,陈仁锡评?#27169;?#26126;刻本,9行20字,小字双?#26657;?#30333;口,四周单边,单黑鱼尾。此书笺题白松堂本,国家图书馆亦有著?#36857;?#29256;本特征相同,但形态为4册,似乎有误,如此卷帙装成4册,怎能翻?#27169;?#27492;书遍钤朱印,前后计有:守忠之印(白文)、信初(白文)、樊氏信初(朱文)、省心草堂藏书(朱文)、继起(连珠白朱相间)、砚公(朱文)、尧云印(朱文)、余事作诗人(白文)?#21462;?#27492;书的诗集部分,批注满纸,其“古诗”一章下注“道光二十四年重阳后一日阅毕诗十卷,批注从顾本(穆刻)抄补。尧云钱继起识于萍梦馆?#34180;?#22312;明末,评阅韩愈文集的书,有两家最著名,一是陈仁锡评阅本,一是顾锡畴评阅?#23613;?#30001;印?#24405;?#27492;注可知,此书大概经过樊信初与钱继起两人收藏,而钱氏大概特爱韩愈的诗作,得此陈仁锡评阅本,又找来顾锡畴评阅本,将顾的评论都抄了上去,合两家阅评为一,这样大?#23478;?#31639;圆了他的一个“萍梦”吧。

引人联想的签赠钤印本

这部分书都为民国之后的线装书,不为传统藏书家所重视,但其中涉及的人物故事,也颇有意?#36857;?#26377;些书也极为珍贵。

《文学论文索引、续编、三编》三册,中华图书馆协会排印线装本,?#30452;?#20986;版于1932年、1933年和1936年。此三册书封面皆钤“世襄所藏”朱文小印。王世襄先生身后,一切旧藏如家具、古琴、佛像、竹刻乃至鸽哨,都为收藏市场热捧,其善本藏书也已数?#38395;穆簦?#30342;得善价。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嘉德春?#20061;穆?#20250;上,老人平日所用图书4000册(多数无名款钤印),以310万元的价格成交。则此三册书,如果流向市场,也必为人追捧。

《曲品 附传奇品》一册,?#26412;?#22823;学出版部排印线装本,出版于1918年。此书为民国时期?#38750;?#29702;论家、教育家吴梅的作品,封面题字“己未春日瞿安赠”,下钤白文小印“螾一庐?#34180;?#21556;梅字瞿安,1917年之后曾执教北大,1918年出版此书后,1919年?#27492;?#27425;己?#30784;?#21021;见此册,以为当是作者吴梅的签赠本,但后来比较吴梅手迹,与封面之字差别较大。民国时期,北方另有一位著名的昆曲研究者王季烈,号螾庐,曾写过《螾庐曲谈?#36144;?#26597;1946年申报12版可见一则声明:“鄙人原存中兴?#25191;?#20844;司?#21892;?#21360;鉴为圆形阳文螾一庐牙章一颗,现已遗失,声明作废。王螾庐启。?#22791;?#25454;这条线索,可知王季?#39029;?#20102;螾庐之号,早年亦号螾一庐。猜想此书应为吴梅赠予王季烈,王季烈在封面注出了持赠者的名字,且封面笔迹也与王季烈笔迹相似。

《志摩的诗》一册,民国排印线装?#23613;?#24464;志摩生前?#32422;?#32534;过三本诗集:《志摩的诗?#36144;?#32737;冷翠的一夜》和《猛虎集》,《志摩的诗》为他的第一本诗集。此书用宣纸印,竖排右翻,四周双边,没有鱼尾,铅字为中华书?#24535;?#29645;仿宋版字体,196页,当为初版。此册扉页有徐志摩亲笔手题?#30334;?#20316;一卷呈静生先生。志摩三月十五?#26412;薄?#38745;生先生,或为范静生,民国著名教育家,曾于1912年、1916年和1920年三度出任中华民国教育总长,在徐志摩致陆小曼的信中,也提及过范静生。初版诗集本已十分稀见,此册兼有作者签赠,其珍贵何须赘言。

《自青榭酬唱集》一册,民国排印线装?#23613;?#27492;书作者卓定谋,?#24535;?#24248;,福建闽县人,早年留学日本高等商科,归国后任中国实业银行经理等职,后任北大教授,讲授书法并设章草讲座,极力倡?#20960;?#20852;章草。他的斋室?#30333;?#38738;榭”择?#26412;?#35199;山东麓,当时知名诗人陈衍、郑孝胥、陈宝琛、樊增祥、傅增湘等皆为座上客,《自青榭唱酬集》就是这些人往来唱和的诗集。此册扉页题字?#21543;?#25105;道兄 定谋奉赠”,正是标准的卓氏章草字体,钤?#30333;?#38738;榭”朱文印。据报社前?#19981;?#24518;文章可知,?#26412;?#35299;放后,民?#39034;?#35758;创办一家日报,当时政府遂将没收的旧北平世界日报资产划拨给民盟,才成立了光明日报。而世界日报的创办人,正是中国近代著名报人成舍我。此书虽小小一册,恰恰是光明日报创办过程的一个历史见证物。

未可轻视的新印本

?#29992;?#22269;时期到新中国成立后,曾?#24895;?#21051;、影印等形式,重?#40065;?#29256;过不?#20447;?#31821;善本图书。这些书往往底本选择优?#36857;?#31934;工胜于?#25353;?#24456;具备艺术代表性,且其序言说明,往往极有学术资料价值,因此虽年代较近,尚易获得,也未可轻?#21360;?/p>

《影印金圣?#20061;?#25913;贯华堂原本水?#25353;范?#21313;四册,民国线装影印?#23613;?#27492;书为刘半农1934年影印出版的。他在序言中提到,像《水?#25353;?#36825;样的通俗小说,流通广版本多,但是初印善本却极为难得(光明日报社亦藏有清刻?#23613;?#27700;?#25353;罰?#21002;印极粗率)。刘半农搜求廿载,才从当时琉璃厂松筠阁书店购得这部初刻善本,遂以原样缩小影印出版。同时在搜求此书的傅斯年听到这个消息曾大为着急,还?#19994;?#26494;筠阁书店责问,为何不将此书卖给?#32422;骸?#20174;这些序言中的内容,可知两位著名学者对这部书的痴情。琉璃厂东街的松筠阁后来成为?#26412;?#24066;中国书店的一家门?#26657;?#20294;十数年前?#36805;穆?#20070;画商品了。

?#23545;?#21002;杂剧三十种》三册,珂罗版影印?#23613;?#27492;书为商务印书馆1958年影印的古本?#38750;?#19995;刊四集中第一种,影印了郑振铎先生硬笔?#20013;?#30340;序言,字迹颇为?#20160;藎?#28034;改也多。读到后面赵万里先生撰写的说明,才知道序言是郑振铎先生飞机失事罹难前一天下午写就的,为其一生写作生涯中最后一篇遗作,所?#26434;?#21360;以为纪念。新中国成立后,郑振铎先生倡议影印了大量珍稀的?#38750;?#21476;本,如今回看,历史上一代代人物虽然故去,但因其传?#20449;?#21147;,文化之曲却始终?#19995;?#32456;了。

《俟堂专文杂集》一册,影印?#23613;?#27492;书为文物出版社1960年据鲁迅博物馆所收鲁迅旧藏的砖文拓片,影印出版。鲁迅早年颇留意金石文字之学,他设计的几种书刊封面,如《桃色的云?#36144;?#22269;学?#31350;?#31561;,装?#20301;?#32441;都是从汉碑上描摹下来的。此书目?#23478;?#20026;影印大先生的手迹,末有跋文一段:

曩尝欲著越中专?#36857;?#39047;锐意蒐集乡邦专甓及拓本,而资力薄劣,俱不易致,以十余年之勤,所得仅古专二十余?#25353;蟣旧?#35768;而已。迁徙?#38498;螅?#24573;遭寇劫,孑身逭遁,止携大同十一年者一枚出,余悉委?#37327;?#20013;。日?#40065;?#30691;,意兴亦尽,纂述之事,渺焉何期?聊集燹余,以为永念哉。甲?#24433;?#26376;廿三日,宴之敖者手?#24688;?/p>

鲁迅虽为新文化运动中的旗手人物,此?#20808;?#29992;文言写就。当时周氏?#20540;?#22833;和,大先生被迫迁出?#35828;?#28286;移居砖塔胡同,所以文中有寇劫、?#37327;摺?#29177;余这样的词语,形容萧墙之祸。而署款宴之敖者,按照汉字的写法,宴从宀(家),?#23588;眨优话?#20174;出,从放;意思即被家里日?#20061;?#20154;赶出来。此文虽收入《鲁迅全集》,但影印在此,尤见当时的?#20102;帷?/p>

光明日报社所藏的线装古籍,尚未完整整理过,文中所举难免如管中窥豹。这些线装古籍,其价值固然珍贵,但也不当以古董玩物视之。它们是报社同?#25163;?#20070;爱书的体现,也可以说是为光明日报能够有其特色作了一个小小的注脚。希望一代一代的光明日报人珍惜书籍,亲近书籍,这或许是诸多前辈将其捐献出来的最初目的吧。

谨以此述,纪念光明日报社成立70周年。

注:①崔建英《关于中国古籍善本的范围、版本鉴定和目录组织》?#34382;?#28165;代?#38052;?#27719;集历代儒家经学注解而编辑成的一部经学丛书?#34382;?#21608;跃然《书书书?#36144;?/span>

天天酷跑黄金奖池最新消息
体彩排三杀号定胆最准 浙江快乐11开奖结果走势一定牛 江西时时彩今天开奖结果 时时每天赢5万的方法 7彩网app 买彩票哪个软件好 澳门新世界棋牌 广东11选5任二人工计划 时时彩追号软件 江苏时时走势图表